2012年12月20日

「從北海道變成東京」

作為一個入職不到一年的員工,我是不能申請年假的,雖說可以借明年的年假,但我依然希望留待明年才放。那麼聖誕節,就成了我今年最長的假期,因為回歸紀念日+冬至+聖誕,足足有六日的時間。

假期有了,但還缺少一個目的地和一個旅伴。於是我在 facebook 開了一個誠徵旅伴的話題,寫明去哪裡都可以,行程亦可以由我計劃,只要離開澳門就可以了。過了幾天,得到的回覆都是“我都好想同你去呀!但是...”

我都知道旅伴難求,還好有同事提醒我,她們打算去北海道,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我當然有興趣啦!於是我便著手計劃北海道的行程,包括留意機票酒店的資料,因為畢竟聖誕節是旅遊旺季,希望越早訂票會可以便宜一些。就在這段時間裡面,另一個同事Filipe亦加入我們,而我亦發現,聖誕節去北海道,真的好很貴!酒店+機票已經一萬多葡幣,還沒計算每天的消費呢,六日下來,分分鐘超過兩萬!

Filipe同我說,去北海道好似有點貴,他還要留錢準備明年六月去巴黎,所以可能會退出。其實我亦覺得貴,於是便看看其他目的地的資料,發現國泰假期裡面,去東京的機票+酒店套票,六日五夜只需港幣六千多,平均一千蚊一日,比北海道便宜一半,而且還是早機(凌晨)去,晚機返,聖誕節來說,真的算便宜,Filipe 亦表示可以接受。

好,那麼我們就分開去吧!她們去北海道,我們去東京,25號聖誕節大家一齊回來在香港機場見!

嗯,沒有錯,行程就這樣定好了,結果我和Filipe就以東京為目的地,19號放工後即刻坐船過香港機場,20號凌晨出發。

“六天,日本,為你準備”... “你竟,難忘他抱著你,北海道雪紛飛”...“你說聖誕,尚有他於沙灘,唱唱聖詩不簡單”...周柏豪首兵歌《六天》隨即在我腦海飄過,因為時間和地點都唱中了,還好人物不是Janice Man,而是 Filipe Chan(笑)

出發前準備 留意後面那個攝鏡女人


 
巧遇大學教授 Francisco 海天碼頭


原本我們打算坐夜晚9:30的船前往香港機場,但由於我們出發的時間正值長假期開始前的一晚,所以即使提前三個星期去買亦已經買不到,最後只能買6:30的,這意味著4:30放工,要馬上回家拿行李,然後即刻趕往碼頭,因為要提前一小時辦理行李托運手續和check in。這樣匆忙拿行李,必定會有些東西忘記拿,果然!

登船前,我已經發現有好多熟悉的臉孔,他們大部份都是趁聖誕節返葡萄牙的葡國人。登船後,Filipe 認出了其中一個是他的老師,馬上用葡文打了招呼,我亦禮貌地點了一下頭,然後發現,她的老公竟然又是我的大學教授,於是在到達海天碼頭後,我們利用辦理登記手續的空檔時間互相寒暄了一番,說到了旅行,說到了回家,說到了我們為了“避開”聖誕節的孤獨感而相約去日本,兩個葡國人都笑了,說我和Filipe都不錯呀,不至於這麼悲觀!

大概聊了十多分鐘,眼見國泰航空和他們所乘搭的土耳其航空的櫃台人潮開始散去,我們便互相握手道別,到各自的航空公司辦理登機手續。
 

01:05 CX524 香港機場

過了安檢,拿了退稅的120港幣,我們進入了香港國際機場。首先第一件事,當然是「揾食」啦!以往我在香港坐飛機,登機前都一定會食 Burger King,一來我很喜歡,二來澳門沒有,但自從上年8月發現 Burger King 變成了「牡丹樓」(麥當勞) 之後,我便沒有這個習慣,取而代之的是味千拉麵,因為最近兩次都有食,當然包括今次。

說到拉麵,我真的非常喜歡食拉麵,不知道是否在2006年食過第一碗正宗日式拉麵之後就愛上了,我到現在還記得在和歌山的那一晚,在一家好傳統,好細,好舊的拉麵店所食的拉麵;後來在2009年食到大勝軒的つけ麺(Tsuke Men),亦即是沾麵,拉麵和湯分開上的那一種,我簡直是瘋狂愛上;還有就是2010年試的無敵家拉麵,同樣非常的讚!曾經有想過去大勝軒拜師學藝,然後回來澳門開檔。這個計劃當年亦有和香港好友 SONY商量,當然最後理智戰勝了理想,拜師一事亦只能成為我和朋友之間茶餘飯後一個笑話而已。只是我仍然一路在想究竟何時可以再試,雖然澳門同香港亦有幾間「正宗日式拉麵」可以暫時止癢,譬如說澳門財神酒店裡面的大衛拉麵、福隆新街的拉麵小路和高士德羅神父街的鬼丸拉麵道場,和香港的豚王等等,但我的心卻一直是想飛到日本。

哈~對了,今晚所幫襯的味千拉麵並不在榜上。
 

例行相片 去日本前食拉麵

味千叉燒拉麵 機場差電,咁都俾我地揾到個插頭

香港機場很大,大到食完拉麵,走完一圈,手機的電亦用得差不多了,是時候到登機閘口候機,順便找一個可以充電的地方,不是 coffee shop 啦!是插頭!

香港國際機場被Skytrax評為五星級飛機場,從2001年起至今一直躋身三甲,期間八度被評為全球最佳!如此優秀的機場,我們很容易就在一處牆壁底下角落的隱蔽位置,找到了一個插口。

於是我們便席地而坐,務求在登機前把手機都充滿電。

 

等待上機 國泰航空

 

相中相 葡國護照,澳門特區護照


「四十小時無睡覺」篇

凌晨12:30,開始登機。這時我才發現我忘記了帶自己的潤唇膏和帶給表妹的藥物,果然是漏了行李!我的嘴唇是一年365日都會爆冊的,如果閏年的話更會多一日,所以我基本上是潤唇膏不離身,但目前最快都要等到五小時後,飛機到達成田機場才可以買潤唇膏,在這段時間裡面,我的嘴唇已經是又紅又乾,非常的難受!

飛機起飛後,由於嘴唇的痛楚導致不能入睡,唯有寄情於飛機餐和電影。

還好飛機餐有哈根大雪糕,暫時冷卻一下我紅腫的嘴唇,還有電影《賤熊》陪我度過兩小時。

Filipe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同事兼好朋友,其實旅程一開始我們已經是無所不談,他亦是十分搞笑的人,同佢去旅行真的不會悶。在飛機上除了食野和看電影外,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和他聊天,關於工作,關於生活,關於感情,還有關於電影,關於玩具,關於鎖匙扣(笑)。




我和 Filipe 同大家在萬尺高空道成功,論失敗


飛機餐,有哈根大雪糕 電影台有《賤熊》


講下笑下,原來五小時好快就過,日本時間清晨6:30 我們就到了東京成田機場,數一下手指,原來我已經第五次踏足這個機場,卻第一次在這裡看到日出!

機場內的暖氣好猛,走幾步已經渾身發熱。走到入境大廳,發現大排長龍,心想不妙,一早都這麼多人入境,看勢頭起碼要排一個多小時。後來Filipe上前看看,我留在原地排隊,他回來告知這裡是排隊轉機的,真正的「入國審查」在另外一邊進入,哇!個指示牌大到呢...站後一點都看不到。

結果不用十分鐘就排隊過關了。

入境後第一件事當然是到負一層的便利店買潤唇膏,使紅腫已久的雙唇得到滋潤。然後便和Filipe到購票中心買火車票,順便到增值機為我們手中的Suica卡增值。
 

成田機場的晨光 從機場到上野搭 Skyliner

結果我們坐上了07:52的京成電鐵 Skyliner 前往上野。

一路上看著窗外的風景由田野變成城市,從平房變成摩天大廈,這不禁令我想起早前看過的一段關於東京的紀錄片。

大家還記得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部對出海域發生大地震嗎?地震造成福島核電站出現核泄漏,對福島縣乃至整個日本都有很大的影響。紀錄片的開頭就用了這次的地震作為引子,然後解釋道整個日本是處於兩條地震帶之上,片中甚至這樣描述:「日本是沒有可能發生地震」,更可怕的是,你不會知道甚麼時候會發生地震。

東京作為日本的首都,人口1300多萬,佔了全國總人口的1/10,在地少人多的情況下,為節省土地空間,建築物亦越起越高,甚至在大廈的頂樓設有足球場,高爾夫球練習場等等;而為了應付每天大量的流動人口,東京鐵路、地鐵亦相當發達,片中是這樣說的:「如果你上班遲到,而歸咎是火車誤點了,那麼你要向鐵路公司申請,要求出示一份正式的證明,來證明火車誤點,因為這基本上是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那麼,萬一東京發生大地震,這些摩天高樓,這些軌道運輸網絡將會變成怎樣呢?片中介紹,日本的建築物都有很好的抗震能力,而日本國民亦定期接受一系列的地震防災演習訓練,務求在地震發生時,把傷亡和損失減至最少。

對於我們從未接受過地震防災訓練的人來說,來東京旅行好像有點「揾命搏」的感覺 (笑)。
 

火車上 下一站:成田

火車窗外風光 火車窗外風光

 

到達上野,坐的士去酒店 的士司機 小川昭一 先生

 
 
上野街頭 Filipe 正在俾錢

 
 
做乜咁驚訝? 電話亭

 
 
新御徒町站 到達築地市場

 
 
都營大江戶線 築地市場附近街道

 
 
魚市場內的貨車 人妻?

 
 
排長龍的壽司大 無人排隊的丼匠

 
 
好豐富的魚生魬做早餐 大滿足!

 
 
魚市場內 好多賣魚店

 

魚市場內特別的交通工具 最唔想遇到的 “點燈”(笑)



 
適應位置的髮型屋紅白藍標誌 東京都消防車

 
 
東京都救護車 築地外市場

 
 
築地本願寺 上野附近街道

 
 
行人按鈕 好有霸氣

 
 
宅男聖地-秋葉原 秋葉原

 
 
秋葉原 宅男女神 AKB48

 
 
大開眼“戒” 郵筒

 
 
方吉蘑菇 大屌神!

 
 
女僕咖啡? 琳琅滿目的飲品

 
最愛的三文魚飯團 你懂的,不解釋

 
上野 餐廳門口的擺設

 
 
銀座 銀座

 
 
銀座夜景 車水馬龍

 
 
銀座3丁目 前往東京站

 
 
東京站夜色 東京站夜色

 
 
東京站夜色 坐山手線返回上野

 
 
赤羽 到達上野

 
 
第一餐晚餐 凌空的筷子?

 
 
酒店附近街道 有無人知係咩神像?